(市民之言) 做好私立医疗分流减公立医疗压力

  澳门算是「莲花宝地」,今冬流感还可说安然渡过;然而,香港的流感情况还较严峻,医生得忙于应对流感病人,前线压力「爆煲」,出现「公共医生申诉大会」,指出「流感年年爆,病房日日爆。」医生工会的诉求是解决乱象,关键是积极挽留人才,解决病房挤逼等问题。

  澳门的公立医疗系统,同样出现类似情况,胜在本澳未有爆发大型流感,且医护人手尚算足够。然而,未来离岛医疗综合体运作后,本澳医疗人手是否足够,备受关注。

  在离岛医院落成无期的前提下,回首5年前,社文司司长谭俊荣上任之初就说要去除医疗积弊,针对人手困境,大力引进医护人才,要建设「光辉五年」;3年后更抛出「一家医院当两家用」的豪言壮语,惟目前公立医疗系统已经超负荷,只是医护人员敢怒不敢言。故此,我们促请当局公布公立医护人员超时工作的情况,以数据说明前线人员工作量有否明显增加。

  由于私立医院收费较公立医院高昂,大部分居民、外僱皆选择公共医疗服务,造成严重负荷,有意见指所有市民都需对自己身体健康负责,「用者自付」,公共医疗的责任是要保证市民得到基本医疗服务,以及弱势社群不会因为有病无钱而得不到适当医治,当局曾提出医疗保险计划,惟反弹声音大,故提出后不了了之。

  政府投放更多资源到坊间医疗服务机构,医疗券行之多年,无助减轻公立医疗系统的压力,反而各种诈领医疗券的案件,层出不穷,也常见诸报章,可见医疗券只是「小帮忙」。

  除了增聘人手或利用公帑投放更多资源到医疗系统外,卫生局曾承诺今年首季推出手机应用程式,配合政府即将推出的个人统一帐户,市民可自行查阅病历。诚然,智慧医运用大数据和云计算,构建澳门医疗大数据平台,只是数据上便利了当局施政,惟无法解决过多病人看症的核心问题。

  故此,倘若当局认为现阶段未能推动医疗保险计划,不妨先研究在香港、内地及本地私人医疗系统购买服务,纾缓人手压力,并尽快为公立医疗系统的医护人员建立有系统的培训及晋升机制,提升公共医疗服务质素,挽回市民信心以及医护人员的士气。

  同时,怎样引导居民形成「用者自付」的概念也十分重要,把公立医疗系统的压力,分流到私人医疗系统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