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时报社论共同承担 一起走出困境

中国时报一日社论--共同承担 一起走出困境 全文如下:

 试想,在十年、廿年之后,当回想起这段日子,我们会希望在经济陷入困局的时光,在台湾的我们是曾经砥砺奋发齐心合力走出逆境,还是瘫坐在原地,把精力与时间都耗费在不断抱怨与相互指责中? 

 的确,最近的台湾,处境真的很不好过,小老百姓更是过得辛苦。不可讳言,台湾薪资长年原地踏步,年轻人毕业即失业,很多人拿着不到三万台币的低薪,捉襟见肘到连孩子也不敢生。以致人口老化加速,年金财政眼看着要被拖垮,民众对社会资源分配不均自然反弹强烈。从开徵证所税、油电及健保调涨、最低薪资冻涨,到退休公务员年终慰问金等等,马政府一再被骂到臭头,骂马英九彷彿成了全民运动,承担了所有人的怨气与怒气。 

 这其中,有些固然是政府施政出了问题,例如证所税挑这个时间点开徵是否明智,确实值得商榷;有些是长期结构性的扭曲,例如军公教待遇与退抚有其历史背景,终究很难一夕大改;有些则是肇因于外在大环境的风暴,例如欧美市场衰退冲击台湾出口,造成经济不振,大家日子都不好过。 

 台湾现在面临许多问题,有些已迫在眉睫、必须儘快因应,结构性的问题也该检讨处理,但全球经济低迷加上欧债风暴,波涛汹涌接踵袭来,很多并不是台湾能够改变和影响的,遇到了也就只好面对。例如,美国市场萎缩的帐,再怎样也不能算到马英九的头上;何况正是因我们面对着全球大环境的不景气,此时更应该集中心力意志积极奋战,一味抱怨指责,只会虚耗我们可以用来打拚的力气。 

 看到南韩经济屡创佳绩,连骑马舞都红遍全球,许多人羡慕不已。然而,仔细想想,南韩民众的爱国心非常强,为了让国家成为全球一流强国,南韩人民愿意付出更多努力。金融风暴时南韩财政破产,必须靠国际货币基金纾困,当时民众纷纷捐款,甚至祖传金饰金条都捐出来,结果南韩很快还清贷款重新再起。试问,在台湾目前财政拮据的时候,我们有没有同样一颗愿意为国家多付出一些的心? 

 当美国甘迺迪总统说「不要问国家能为你做什幺,要问你能为国家做什幺」时,曾经感动许多美国人;但这话如果拿到今天的台湾,一讲出来恐怕会讨来一顿冷嘲热讽。可是,从什幺时候开始,我们不再讲可以为国家做什幺、可以为社会付出什幺了?取而代之的,是频频的指责、不满与抱怨。台湾是民主社会,这个国家是属于所有国民的,大家既然一方面是国家的主人,为什幺一方面又觉得国家兴亡并没有自己的一分责任呢? 

 现在台湾有三个现象,一是蓝绿对立严重,二是习惯了什幺事都怪政府,以致于许多事情无法就事论事地理性讨论。第三,是有一种集体的无力感,觉得自己没有力量去对抗命运的挑战,也没有化不可能为可能的拚斗意志。 

 儘管欧洲仍旧令人担心,欧债加撙节,法国情况又看坏,恐怕还会有一段低迷,但其实最近也已有些正面的景气信息,例如美国经济及就业正稳定复甦,虽然速度迟缓,但回升的态势明确。在台湾方面,连续下跌的出口已止跌回升,今年经济成长率可望保一,明年应会出现好转。 

 世事多变,人生没有永远的顺境,也不会有永远的逆境,真正重要的是我们如何面对。就磨练淬厉的效果来说,逆境往往会比顺境带来更多成长,折磨虽苦,但永不服输的奋战却何其甘美。 

 台湾今天的困境是大家共同的考验,也是大家共同的责任。台湾人不分蓝绿、族群与阶级,其实都在同一条船上,面对着同样的风浪。这艘船要安然驶出狂风暴雨,必须上下齐心付出贡献与努力。在国家陷入严峻局势的关键时候,我们在鞭策政府的同时,如能多一份为国家、社会付出的心,抛却无力绝望之感,多以乐观正面看待世事,相信自己的力量可以发挥影响力,我们绝对可以为台湾创造更好的未来。 

 要选择前进还是停滞,甚至败退?命运在我们的手上。